【人物專訪】白蘭樹下創辦人 Kit Cheung 帶出香港的味道

Updated: Apr 9

「這個朋友我交定了。」 武俠小說經常有呢啲偶然相遇, 立馬感到志同道合既情節。酒既世界,原來都有。 真正與Kit Sir認識係係 Gin Talk @ Smart Academy 當日係問答環節時,我問左個問題, 「 你係英國返黎,點解會咁堅持做一枝本地酒?」 「因為我係香港人囉。」 單呢一句,白蘭樹下的故事就值得推廣了。

[香港人既味道] 何以想建立自家Gin呢? 「其實一直都有呢個諗頭既,因為之前做一啲浸酒既工作或者Cocktail既工作啦,想做一啲真係原材料出黎既。直至一個Cocktail既課程遇到宜家既Business partner Joseph 再提返起。」 「我同佢都去過好多地方,你會發覺每個地方都有佢自己既酒,而佢地係好Proud of 呢件事。例如俄羅斯有Vokda啦,蘇格蘭、愛爾蘭有威士忌啦,Tequila墨西哥,Sake 日本。咁香港呢?香港好似無喎,咁所以我同Joseph 就開始有呢個念頭勒,就係做一隻香港人既酒,屬於呢個地方既酒。」 「我地諗過好多方向既,Cocktail既外賣呀、或者係浸泡既酒呀、養生既酒呀等等等等好多idea,直至come up左一個idea 大家都認同既就係做一隻Gin酒勒。最緊要係近幾年啦,Gin酒係世界上係一隻好Popular 既一隻Spirit。」

香港,終於有手信!

點樣先算係香港風味? 「咁講緊呢個地方,當然要香港人認同啦,唔係外國人認同。我好記得我果時係英國,啲人覺得香港係有條龍有隻鳯既。咁大家既認知係唔一樣。咁有咩係香港人認同架呢?例如白蘭花,你係香港住唔夠五年你唔會知道係咩,就算佢唔知係咩黎,你只要同佢講一個故仔,婆婆係街邊賣既花,或者啲花插係的士入面個風機果啲,佢地就知道架勒。咁我覺得依個先係香港人認同既,係好代表到香港人既一隻花我自己覺得。」 「另一樣野係我地仲有好多唔同材料,其中有壇香啦。點解香港叫香港,就係佢開埠既時候係一個香木既轉口港,轉咩木呢?就係沉香同壇香,咁其中一個材料我地就係用壇香,呢啲都係一個我地既認同。」

造酒離不開農作物,香港是「石屎森林」、是「大都會」、是「大賭場」,
農作物距離我們有點遠,Kit Sir郤從生活中重新發現「香港」。
釀製出「白蘭樹下」,卸下香港的都巿外皮,每一口都散發出深沈的「香港味」。

[品牌]

有好既產品都要俾人認識,咁推廣之初最大既挑戰係咩呢? 「最大既挑戰係對佢既定位,我同Joseph都成日諗,佢既定位係邊度。諗係一個好重要既過程,飲醉左就易諗D,所以成日都醉,哈哈...」


「成日諗,咁諗咩呢,我同Joseph都係諗,當佢係一個女仔,佢係一個點既女仔?咁好明顯係一個好優雅、有少少文青既女仔。呢個係我地要考慮既一樣,點樣同佢談戀愛啦等等等等,然後就可以將呢D念頭轉化為一啲相呀、文字呀去俾人認識。」 品牌知名度確係唔錯既,睇黎Kit Sir同Joseph都係溝女高手黎喎(嘻)。

[品牌成名之道] 唔少酒友都飲過或者最少都聽過白蘭樹下,成功因素係咩呢?


「多謝你覺得我地成功,但我地有排都未到『成功』呢個字眼。我覺得最重要係知道點解。『Why』係好重要既。當初點解做Bartender,型丫嘛做調酒,你記得晒D動作就得架啦,直至有個客人問我,『你果D咩黎架,點解既?你放啲咩落去呀?點解咁做呀?』,死勒,唔識喎,即刻型唔到。咁我好記得呢樣野,所以我同Joseph都係諗呢樣野,點解要放呢隻材料上去,點解要白蘭花,點解要壇香,點解要當歸,點解要陳皮,點解要用呢隻樽,好咪好拎啲呢?點解要放呢個頭落去,點解要用呢種字體等等等等。當你知道點解既時候你就可以話到俾人聽,咁我覺得呢個係做任何酒,或者做任何一個Planing 要知道既野。」

[團隊]

Together Everyone Achieves More !


「一定要清楚知道自己既位置,邊個係最強項既,咁可能意見不合既時候就睇邊個experience多啦。我覺得我同Joseph最大既分別就係佢係內既我係外既。我自己最憎係掂住部電腦,我情願係personal 對住你傾計,呢個係我自己最鍾意既一樣野。分工果度最緊要清楚囉,邊一part係自己既。同埋我覺得選中Partner係好重要,因為凸凸就好麻煩,凹凹又係好麻煩,凹凸就最好勒。咁凹凸當然有磨擦啦,咁就係要知道你個position係邊度,俾邊個去決定,呢個係最重要同埋互相尊重囉。」 「成件事無左邊個都唔可以做成既,唔係一個人唔得,得,但係時間會好長啦,走既路唔會好遠。所以我覺得Business一定要團隊,我記得一句說話就係『一個人可以行得好快,但一個團隊係可以行得好遠。』呢個我覺得好重要既一Part as 一個創業或者business ,我地未成功,但我地working on it。」

[開蒸餾廠]

愈難愈愛~

「我地希望係香港閧蒸餾廠,最主要原因係可以開發更多Product,始終你個蒸餾廠唔係香港既話,你去到荷蘭,個 R&D 、 logistic 呀都係一個cost,咁好難做,最後個cost又大,我地賣出去可能又比較辛苦啲,所以我地希望可以係香港開間蒸餾廠出黎。」 「我地除左做之外,都想俾人參觀俾人了解。我地希望多啲香港人認識酒,咁我地都會俾一個tasting room呀或者作為一個education既位置俾人地更加了解。呢個係我地宜家Plan緊既野。」

「困難呢當然係license,樽頸位亦都係度。巿面上係咪無呢個牌呢?又唔係喎。係七八十年之前,仲有間蒸餾廠,咁之後撤撤離離,宜家連啲牌照部門都唔係太知道點樣做,咁呢個係一個好大既樽頸位同困難。咁你話點解仲要去做呢?就係因為難丫嘛,咁容易做個個都做左啦。咁我地會繼續去嘗試。」

今天去做別人「不想做」的事,明天你就可以做別人「不能做」的事。
困難,有它的價值。

「推動力就係有一班團隊囉,大家都有個心,希望呢個品牌可以發揚光大,可以衝出香港俾多啲人認識啦。」


一個人是做夢,一群人是造夢。
相信係不久既將來,鍾意旅行既香港人會係唔同國家發現「白蘭樹下」既踪影。

[成功]

整個訪問過程Kit Sir都話自己未算成功,咁到底點先算係成功呢? 「我係有教書啦,其中一個好想做既原因為係希望多啲人認識酒,希望啲人知道香港都有好野既。當時幫好多唔同酒杯做consultancy ,咁其中一個inspire我做一個香港品牌味道既酒既就係PMQ入面既SOHOFAMA。用一啲中式材料做cocktail,果時係希望多啲人認識酒,咁開始有人了解勒,多勒。咁但係好似覺得,都係唔夠多,咁不如真係做一隻酒出黎,可以俾多啲人認識,然後更加了解酒。我相信係愈黎愈多人認識既因為白蘭樹下,咁去到呢度,做到一半啦。」 「另一樣野係,希望係做到呢隻係酒係係酒吧度用既。希望帶呢隻酒帶去其他唔同地方,我地香港人或者中國人去到唔同地方,英國又好、美國又好、德國又好、西班牙等等,去到果度既酒吧,『咦,呢隻酒香港黎架喎』,係個酒吧入面有架喎,呢個係我地團隊好想好想Archive既一樣野。」


我諗呢個都係香港人好想「白蘭樹下」團隊做到既野,讓世界,藉著酒認識香港,加油!

[ 本地飲酒趨勢 ] 「飲酒都係一個Trend黎既,咁同大家分享返少少,係七、八十年代,我仲好細好細既時候,果時D uncle係飲XO,飲brandy,咁當時香港啱啱經濟起飛,有錢丫嘛,咁梗係飲D最貴既洋酒啦。咁一段時間之後,啲人開始覺得飲XO有啲老土啦喎,又可能係稅收問題啦,咁就興起左飲紅酒白酒。然後就開始飲威士忌勒,scotch威士忌,更加了解之後就到日本威士忌,之後再到手工啤,然後再到宜家Gin酒。其實每個時間都有個trend係度,咁宜家係Gin酒。」 「咁個trend係會轉,但你話呢個熱潮會唔會Calm down呢,我覺得又唔會喎,好似宜家繼續好多人飲威士忌,都好多人飲紅酒白酒,咁我覺得呢件係一件好事黎既,就係令到果帶既人知道,酒係咩黎既。」

「我七年前返黎香港,發覺當時Drinking culture唔係咁Strong ,個個都飲既其實,但唔知飲緊乜。到宜家勒,好多既酒吧興起啦,有好多人講酒啦,有好多人研究酒啦,香港環境愈黎愈好。」


深感認同,香港既酒文化確係越黎越盛行,唔止闊廣,亦都開始有深度,好!

[學飲酒要了解自己]

「首先你要知道自己飲咩酒先啦。好多時我啲朋友或者學生會同我講: 『我尋晚又飲醉左』。 咁我又問佢, 你尋晚飲啲咩呢? 『果隻威士忌』。 咁知唔知係乜野黎丫? 『唔知喎』。 咁梗係容易醉啦,因為你唔知丫嘛。我覺得你一定要知道,先知道點去享受,或者無咁容易醉既。」 「岩岩開始我覺得你要揀下你鍾意飲啲咩酒先,係咩味道既酒,比如話你鍾意飲D甜甜酸酸既Cocktail,咁你咪將D果汁呀溝落啲Vodka或者Gin酒度囉。你話啲甜甜酸已經過左勒,咁Gin & Tonic 係一個好好既入門酒啦,尤其係用『白蘭樹下』,哈哈........Gin & Tonic係好好既,尤其係香港咁熱,1 Part Gin 3 Part tonic water 已經係好容易飲既一隻酒。有啲人覺得Gin & tonic有少少甘甘地,咁加少少檸檬汁就可以kills 左陣味,咁就會好refresh好清新。再advance少少啦,我建議大家試下 Gin with perrier,即係Gin with sparkling water,

咁可以完全Taste到本身Gin酒既味道。」


我地去到Kit Sir地頭 - 酒寮,而佢作為一個專業既調酒師,我地點會放過呢個機會呢。 黎,一齊睇片跟kit sir學整極簡易Cocktail.消消暑氣先。

講起酒寮,其實改名 「酒寮」都大有深意,意思有三。 一,指與友人共聚調酒造酒既, 二,是『聊』,聊天說地把酒談心既, 三,是『療』傷的療,療癒身心枯燥的地方 。 在一個鄉郊地方,八十年歷史的磚屋,隨和率性的kit Sir加上豐富的酒知識和熟練的調酒技巧。雖然是訪談工作,郤過了一個非常悏意的下午,完美感受到「酒寮」的意義。

一場黎到,帶大家睇埋個「後花園」啦

係城巿住太耐,係無法感受到呢一份閒逸與大自然一同呼吸的感覺。 做酒離不開水果殼物,無呢個環境,應該都唔會有「白蘭樹下」。 想繼續享受美酒,要學懂與自然共存。

後感 : 未開工之前 Kit Sir就用「白蘭樹下」整左杯Gin tonic 俾我地消暑。 濃烈既杜松子香滲透點幽幽既白蘭花香,配上檸檬,令口感更見清爽, 尾韻有著濃厚既當歸味,欲罷不能。 Kit Sir 好率真亦都好豪爽,受訪之外亦同我地分享左好多, 作為一個酒人,作為一個香港人,我是由心底欣賞,感謝! 訪談過後我地知道黎緊佢地會有新產品,想知係咩就要密切留意啦, Follow 啦, Cheers~ FansPage : www.facebook.com/perfumetreesgin/ IG : perfumetreesgin_hk Web : www.perfumetreesgin.com/ 電話 : 6324 6437

登記成為Cheers Asia尊貴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