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譚觀榮先生 -Scotch Malt Whisky Society (SMWS) 香港及澳門區品牌大使

Updated: Mar 20, 2019



【CA人物專訪系列(一):Kelvin Tam- Scotch Malt Whisky Society (SMWS) 香港及澳門區品牌大使及Single Malt Club China (SMCC) 創辦人】



小編有幸拜訪譚觀榮先生Kelvin Sir在上環的基地-XSpace,跟這位在葡萄酒及威士忌界別極具成就及影響力的「威士忌傳教士」大談他的過去與現在。


Kelvin Sir在各個領略上取得的成就:


現任Scotch Malt Whisky Society (SMWS) 香港及澳門區品牌大使

現任「中國單一純麥威士忌俱樂部」市場總監

執杯者協會終身會員

葡萄酒教育家協會認證的烈酒專家,葡萄酒專家

葡萄酒與烈酒教育基金會認證的高級酒類證書

侍酒大師公會認證的侍酒師

香港職業訓練局高峰進修學院認證的專業品酒師

資深威士忌,烈酒,葡萄酒講師

國內最頻繁的威士忌講師

曾任雲南玉林泉酒業公司總經理

曾任雲南大理啤酒廠和昆明啤酒廠總經理


第一部分:有教無「累」

CA:為何決定在酒類行業發展?

Kelvin: 我在大學時期開始對酒類產生興趣,尤其是葡萄酒、香檳及清酒,並自發多個校內酒聚。由於當時未有互聯網,故每次聚會前都會獨自留在大學圖書館,挑燈閱讀相關書籍,收集各種酒類的知識及故事,包括釀製過程、酒廠背景等資料。愈了解,愈發現其有趣可愛之處,因此便毅然投身酒業。


CA:作為全中國及亞太區知名的單一麥芽威士忌專家,當時為何接觸威士忌?

Kelvin: 一開始接觸威士忌的主要原因是職業及技術上的需要。在踏上威士忌的旅途後,就因為其獨特的香氣及味道,以致樂而忘返,漸漸便由工作轉化為發自內心的喜好。由零三年至今的十六年間,幾乎每天都在談論單一麥芽威士忌。 與此同時,我至今仍堅持每次的演講用新的講稿及投影片,單單以二零零七年的推廣便製作了二百多份的演講材料。我想我就是一直保持著這個「瘋狂教育」的地步。


CA:Kelvin Sir在教學上有甚麼追求?

Kelvin:最重要的是確保傳授正確的知識,並堅持透過蒐集不同資料,深入研究相關信息,再反覆驗證,以達致真相。在我個人而言,如果不了解或不確定某些知識,則不願意提出來。

其實威士忌的製作過程及成份包含著許多化學和生物學的知識。雖然大部份香港人在中學也曾經學過這樣的東西,但理論始終歸理論。酒界當中仍然有許多知識並不能輕易從網絡或書本學習,而是需要在行業內長時間實踐去獲得的。


有時了解愈多,才發現懂得愈少。記得有兩個朋友曾經在區別同一款威士忌在煙熏及泥煤味道的問題上鬧得臉紅耳熱,差點連朋友關係也破裂。其實煙熏及泥煤並非不能共存,因為在製造該款威士忌的過程中一併產生煙肉、焙烤、消毒藥水及藥水膠布等與煙熏和泥煤有關連的香氣。因此,我認為飲酒時更加應該強調的是開心及享受生活的感覺。


CA:可否介紹一下您作為The Keepers of Quaich 終身會員的身份呢?

Kelvin:在談這個身份前,先講一下Quaich吧。Quaich的意思是蘇格蘭古老時飲酒用的杯,以前是用木造的,而現時的大多用金屬或石頭等材料去製造。The Keepers of Quaich這個組織不是「太老」,於1980年代成立,目的是表揚為蘇格蘭威士忌行業有貢獻的人士。所謂貢獻,不僅僅是銷售,同時還包括教育及推廣等的付出。亦因為這個堅實的價值觀,使這個組織在行業內備受高度重視。


要成為「守護者」首先要對行業有至少5至6年的貢獻,並需要由一名創會成員及另外一名普通成員推薦。每年全球大概有60名新的Keepers入會,過去在亞洲區能夠入選的人士較少,但隨著近年在亞洲對威士忌有興趣的人士不斷增長,預計未來將會有更多的亞太區代表。


CA:可否介紹一下您有份創立的Single Malt Club China (SMCC) 單一純麥威士忌俱樂部?

Kelvin:SMCC是中國最早及最大規模的威士忌俱樂部,於2005年在中國成立,並以會員制的方式營運。還記得十多年前,中國只有三百多人了解單一麥芽威士忌。在二零零三至二零零七年間,拜訪了約其中的二百多人,得知國內的愛好者不能輕易在大陸購買Single Malt,只能等待從日本和台灣進口的威士忌。有見及此,我辭去了當時的工作並全身投入SMCC,將更多單一麥芽威士忌的品牌及酒款帶入中國。現時SMCC的會員已達數萬人,並定期舉辦品鑑活動,亦擁有十數家釀酒廠的獨家代理權,大概佔全中國的三份一,為的是使國內的威士忌愛好者有更多好的選擇。

(*官方網站:http://www.singlemaltclub.net)


CA:怎樣評價現時中國、香港及台灣的威士忌文化?

Kelvin:看見近年威士忌在香港的成長趨勢,尤其當感受到年輕一代的激情,內心確實是非常高興的。這令我想起中國人一直對文化產品的追求及欣賞,例如茶類等。在十多年前,當我與國內的企業家及商人做市場調查時,他們會帶來許多茶葉招待客人,並侃侃而談,如數家珍般研究和品嚐。同時,我發現到他們談的往往不是價格,而是各種茶葉背後的文化和故事。當時我在想,這不正正跟威士忌一樣吧!所以便決定順水推舟,將單一麥芽威士忌帶入中國。而在二千年代,單一麥芽威士忌在台灣比在其他地方更受大眾歡迎。從數字上看,100瓶中有55瓶的威士忌是Single Malt,但現時已經被荷蘭超越了。


至於香港對單一麥芽威士忌相對上較弱。或者是香港人生活節奏比較快,壓力較大,且生活方式較為急促,加上租金貴,所以很難當街當巷見到茶室或威士忌酒鋪的縱影。但這幾年情況有好轉了,因為社會多了會欣賞威士忌的年輕人。然而,其中一個弱點是香港對威士忌的教育太少,很多初哥並不能很有系統地學層,只能夠在互聯網和書籍了解威士忌。但信息尷尬的現象令初學者很難去篩選正確的信息。


畢竟,我認為單一麥芽威士忌在各地的文化最終將會是殊途同歸。有些朋友為興趣,另外一些朋友為炫耀知識,但確實比炫耀自己的財富更好。 對我而言,每支酒獨有的故事就是我愛上威士忌的最大動力,真的愈了解興趣愈大。除此之外,品嚐威士忌使我能夠鍛鍊個人心理和文化素質。

登記成為Cheers Asia尊貴會員